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!
  • 高文会隋季,提剑徇天意。扶持万代人,步骤三皇地。
    圣云继之神,神仍用文治。德泽酌生灵,沉酣薰骨髓。
    旄头骑箕尾,风尘蓟门起。胡兵杀汉兵,尸满咸阳市。
    宣皇走豪杰,谈笑开中否。蟠联两河间,烬萌终不弭。
    号为精兵处,齐蔡燕赵魏。合环千里疆,争为一家事。
    逆子嫁虏孙,西邻聘东里。急热同手足,唱和如宫徵。
    法制自作为,礼文争僭拟。压阶螭斗角,画屋龙交尾。
    署纸日替名,分财赏称赐。刳隍by万寻,缭垣叠千雉。
    誓将付孱孙,血绝然方已。九庙仗神灵,四海为输委。
    如何七十年,汗赩含羞耻。韩彭不再生,英卫皆为鬼。
    凶门爪牙辈,穰穰如儿戏。累圣但日吁,阃外将谁寄。
    屯田数十万,堤防常慑惴。急征赴军须,厚赋资凶器。
    因隳画一法,且逐随时利。流品极蒙尨,网罗渐离弛。
    夷狄日开张,黎元愈憔悴。邈矣远太平,萧然尽烦费。
    至于贞元末,风流恣绮靡。艰极泰循来,元和圣天子。
    元和圣天子,英明汤武上。茅茨覆宫殿,封章绽帷帐。
    伍旅拔雄儿,梦卜庸真相。勃云走轰霆,河南一平荡。
    继于长庆初,燕赵终舁襁。携妻负子来,北阙争顿颡。
    故老抚儿孙,尔生今有望。茹鲠喉尚隘,负重力未壮。
    坐幄无奇兵,吞舟漏疏网。骨添蓟垣沙,血涨滹沱浪。
    只云徒有征,安能问无状。一日五诸侯,奔亡如鸟往。
    取之难梯天,失之易反掌。苍然太行路,翦翦还榛莽。
    关西贱男子,誓肉虏杯羹。请数系虏事,谁其为我听。
    荡荡乾坤大,曈曈日月明。叱起文武业,可以豁洪溟。
    安得封域内,长有扈苗征。七十里百里,彼亦何尝争。
    往往念所至,得醉愁苏醒。韬舌辱壮心,叫阍无助声。
    聊书感怀韵,焚之遗贾生。